您当前位置:首页新闻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支付宝与微信的持续战争进入白热化

发布者:网贷家门大兵|来自:|阅读量:|评论:0

1445234990573.png

 

    现在,中国移动支付的用户红利已经挖掘过半,下半场拐点已至,双方战术分野开始显山露水————近10亿月活用户的微信,优势在于流量,用流量筑起防护墙,依靠流量变现,轻轻松松,但其短板在于能力单薄。
 
    支付宝虽然也有5.2亿用户,拼流量虽仍处下风。其优势在于先发性(移动支付始于支付宝),以及能力的多元化和纵深化。
 
    与此匹配,支付宝的路径则是连接-开放-赋能-共治。从支付宝提出“共治”可以看出其下半场的战略与方向已经相当清晰,支付宝开始放弃单项平台治理模式,把管理权限逐渐释放给合作伙伴。
 
    支付宝和微信都有所长,也有所短,最新消息是,腾讯系盟友沃尔玛最近突然开始“禁用支付宝”———作为盟友的微信,总有点瓜田李下的嫌疑,暴露了一点忌惮和焦虑。
 
    支付宝下沉:颠覆——赋能——开放——共治
 
    红包、免单、补贴———蓝绿双方在线下的攻城略地,动作凶猛,见效也很快。
 
    根据央行统计,2017年,中国移动支付业务金额为202.93万亿,其势汹汹,普及度在全球首屈一指。
 
    移动支付的起点,是支付宝2012年推出的物流pos,尽管这项业务不久就因为银联阻挠而暂停,却是互联网公司第一次试水移动支付的深浅。
 
    第一次爆发,则要等到2013年开始的打车大战————A、T双寡分别借道快的、滴滴,开始普及移动支付。
 
    快、滴合并后,支付宝的战线向上延伸至政府部门和公共事务领域,比如在线收付水电煤气,甚至成为了政府简政放权的抓手;又下沉到便利店、早餐摊、小饭馆、菜市场等等。
 
    四五年间,通常是支付宝先冒头试水,而后微信迅速跟上————随处可见的蓝、绿二维码,以及不再是出行必备品的钱包,标志着移动支付的市场普及基本完成。
 
    移动支付增速已然放缓。来自央行的数据显示,2017年,移动支付金额同比增速为增28.8%,低于2012-2016年累计20倍的增长,移动支付进入下半场。
 
    在下半场,绝对用户增量让位于结构性增长,流量红利开始衰减————在结构性增长阶段,无论是c端用户,还是b端商户,其需求都不再止于简单的连接和支付,亟需支付平台提供更多纵深服务、个性服务。
 
    支付宝的生态共治,亦由此而生。
 
    如果复盘支付宝和蚂蚁金服过去几年的对外定位,就会发现,其业务越来越朝后走,越来越往底层走,姿态和身段也越来越低,相反,合作伙伴的地位和话语权却越来越高。
 
    2014年,支付宝推出了开放平台,但这一阶段的开放能力,主要集中于移动支付场景。直到2016年8月,蚂蚁金服开始全面开放多维能力。
 
    支付宝愈加谦卑,甚至连“赋能”一词也不愿提及。“说赋能不合适了,因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很厉害,有很多专业优势,他们需要我们’赋能’么?”彼时,曾有一位蚂蚁金服高管告诉《财经故事会》。
 
    而最近启动的“生态共治”,拱手让渡权力、利益和资源,则是把合作伙伴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高位,全球最大支付平台支付宝,再次放低身段,和数万名ISV、服务商、开发者,组成平等对话、互利共赢的“兄弟连”。
 
    为何此时提及“生态共治”?
 
    根据计划,支付宝招募的第一批生态合伙人将于5月对外公开。
 
    生态合伙人的推出,是为了激励更多合作伙伴参与共建和共治,共同制定行业开放和发展政策。
 
    在成长培训方面,他们将享受一些“优先权”——蚂蚁金服将定期组织技术专家对其进行专业指导,定向解决技术难题,此外,合伙人还可以到阿里游学,和阿里管理层面对面交流等。
 
    在市场扶持方面,合伙人将获得专属的市场资源扶持。
 
    放弃“老大哥”的身份和权限,共治共管,蚂蚁基于何种考量?
 
    第一,基础设施已经搭就。
 
    支付宝和其母体淘宝等,创业至今,其实做的就是一件事儿————搭建商业世界的基础设施,遇河搭桥、逢山开路。
 
    如今,移动支付从一线到三四线甚至到乡镇村屯,信号可见之处,均可扫码、在线支付,成为日常消费的全民标配。
 
    为了实现如今的普及化,蚂蚁、腾讯均投入不菲。内部,比如,仅2018年春节集五福红包,支付宝就掏出5亿真金白银,日常红包和补贴,更是大头。外部,对普及移动支付居功至伟的快、滴大战中,一家单天补贴就曾高达3000万,如果不是A、T在背后撑腰,快、滴撑不起,移动支付的普及也不会这么快。
 
    因此,等到今天才推出共建共管共治,是因为前期投入大,风险高,只有巨头能玩得转。
 
    而且,一片不毛之地上,也长不出好庄稼。几年前,刚刚触网的服务商和ISV,对“互联网+”不熟悉,也不知道怎么玩,程龙说,“以前更多是蚂蚁开放什么能力,ISV和开发者用什么能力;蚂蚁提出什么开放政策,ISV和开发者就享受什么政策。”
 
    现在,支付宝经过十几年积累,已经沉淀出包括支付、营销、安全、数据、信用、金融等多项能力,有了这些基础设施托底,合作伙伴才能进行更多行业创新,参与生态共建。
 
    “冲在前面的蚂蚁金服带动了我们对互联网的感知,让我们意识到原来互联网可以渗透到这么多的领域,有这么多的玩法。我在医疗IT行业做了十几年,之前是不知道的。”联空网络创始人况华说。
 
    第二,用户个性化、精准化、多用化服务的需求。
 
    目前,支付宝的活跃用户已达5.2亿左右,如此庞大的用户群体,支付宝仅凭一己之力,难以满足其需求日益多元化、个性化、即时性的需求,必须依赖于更多外部力量,共治共建。
 
    第三,具有专业能力和细分优势的合作伙伴越来越多,和蚂蚁能力互补、资源共享。
 
    随着蚂蚁金服的能力不断开放,渗透到越来越多的行业。在有限的人力和资源下,蚂蚁金服不可能把所有的行业都做深做透。
 
    首批合伙人集中于出行、医疗、教育领域,这三个行业痛点、槽点最多,而且情况最为复杂。
 
    仅以马云、马化腾亲自站台的公交为例,并非全国一盘棋,而是以市为单位,高度割据化,由2000余家各地公交集团掌握。因此,支付宝一家一家去谈,速度太慢,就需要小码联城这样的专业公司去对接。
 
    此时推出“生态共治”,水到渠成。
 
    回头说支付宝,在制定规则时,必然也难以尽善尽美,新规则的制定,可能还没那么科学、公正、合理,正因如此,才需要构建“共建共治”的模式,以免规则走偏。
 
    所以,微信和支付宝的战略分歧,你更看好谁?

45 0
文章关键字:金融
有话要说